当地政府部门立即对马岭河风景区进行了封闭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01-13 15:20     作者:皇冠真人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1999年10月3日在贵州马岭河国家级风景区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事故。惨祸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在抢救现场人们看到缆车扭曲变形,许多伤员下肢粉碎性骨折和脊椎骨折,里面的人手脚缠绕,互相重叠,一些人的膊骨、腿骨折断后穿出肌肉,血肉模糊,很快死伤者便摆满了整个平台,几百米的山路被鲜血染红,这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缆车坠落事故,14人死亡,22人受伤。同时,也是韩红2000年3·15晚会上首次演唱的歌曲《天亮了》的故事来源。

  1999年10月3日就在贵州马岭河风景区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车亡事故。惨祸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在抢救现场人们看到缆车扭曲变形,许多伤员下肢粉碎性骨折和脊椎骨折,里面的人手脚缠绕,互相重叠,一些人的膊骨、腿骨折断后穿出肌肉,血肉模糊,很快死伤者便摆满了整个平台,几百米的山路被鲜血染红,这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缆车坠落事故,14人死亡,22人受伤。

  贵州省马岭河风景区由于山石险峻,被人们誉为地球表面刻下的最后一道美丽的伤痕,1999年10月3日,这个国家级风景区迎来了几个来自广西南宁的旅游团,在一个旅游团里两岁半的潘子灏和大多数孩子都是第一次和父母到贵州游玩,在马岭河峡谷,兴高采烈的孩子们留下了这些照片,谁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们和父母最后的合影。

  上山的小路被封死,是因为缆车老板想让所有游客都乘坐缆车,赚取缆车费。所以只有乘坐缆车是从峡谷谷底通向山顶的唯一捷径,中午11时,人们争相踊向缆车准备上山吃饭,一个人挤一个人。然而游客们并不知道,仅仅在四天前,当地质检部门曾对这辆缆车进行过安全检查,并强令缆车的承载人数最多不可以超过12人,在缆车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里,最终挤进的人数是36人,超载仅仅是他们滑向灾难的第一步。11时25分,缆车缓缓向110米的山顶攀升,缆车离外面越来越高,拥挤的游客也许不会留意,就在他们脚下牵引缆车的钢绳几乎与陡峭的山坡平行,垂直上下,没有任何护栏。谁能想到缆车的设计者既无设计资格,甚至连一辆真正的缆车都没见过。更令人吃惊的事实还在后面。

  施工人员都是野外施工队伍,一直都没有资质证书。更令人气愤的是,贵州省建设厅风景名胜管理处既没有经过实地考察,也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越权把这个缆车项目批复成了按临时设施建设,就这样只能载物的卷扬机竟成了风景区用来载人的缆车,而且一用就是四年!11时29分,这辆挤着密不透风的缆车到达山顶,工作人员走过来打开了缆车的小门,游客们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在这一瞬间,缆车不可思议地慢慢往下滑去。却听到缆车突然发出咔哒的响声。往下慢慢地后退,有人惊叫起来:“缆车失控了!”大家眼睁睁看着缆车慢慢往下滑落了30多米,缆车操作员王建友却毫无办法,因为半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在风景区打扫卫生的临时工。学开缆车只有四天左右,在这四天当中,王建友只学会了两个程序,启动和刹车。慌忙之中,王建友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动作,一直踩刹车。这一脚刹车竟把厚厚的刹车鼓踩坏,缆车下滑速度陡然加快。风景区工作人员宋国斌正在平台旁吃午饭,见此情形大吃一惊,立即跑进操纵室猛按上行键,但已失灵。他又想使用紧急制动,仍然无效。不得已拉下电开关,以为可以让缆车停下来,但缆车还是无可救药地向下滑,好像还更快了。缆车滑行了30米后,便飞速向山下坠去,一声巨响后重重地撞在90米下的水泥地面上,断裂的缆绳在山间四处飞舞……

  在缆车坠落的那一刹那间,车厢内来自南宁市的一对夫妇,不约而同地使劲将年仅两岁半的儿子高高举起。结果,这名孩子只是嘴唇受了点轻伤,而他的双亲却先后死去。这个孩子就是潘子灏。

  在这场惨祸中,两岁半的潘子灏是一个奇迹,他仅仅是嘴唇受了点伤,缆车坠地的一瞬间,父亲潘天奇、母亲贺艳文将潘子灏举过头顶,双手牢牢抓紧,在这危急的时刻,年轻的父母用高举的双手阻挡了袭向儿子的死神,而他们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防护,儿子得救了,父母却永远合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他们深爱的孩子,他们眷恋的世界。潘子灏说起父母时:我妈妈爸爸出差了。(歌曲《天亮了》)

  据说,缆车里还有一名男游客在车体下落的片刻,用身体紧紧护住了自己前面的两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减小孩子们的受伤程度。结果,两个孩子的性命保住了,而这个勇敢的游客却永远地留在了马岭河边。据获救的9岁小男孩宋继熊事后讲:“当时大人们都说出事了,他们边喊边挣扎,样子可怕极了,看到大人这个样子,我当时也害怕极了,忽然有个叔叔把我搂在了怀里。后来,我只是腿上受了一点儿轻伤,可我一想起缆车落地的那一刻,睡觉时都不敢闭眼。”

  在马岭河事故中失去父母的孩子还有,11岁的熊子尧失去了母亲,11岁的陈治宇失去了父亲,9岁的宋继熊父母双亡。一场飞来的横祸,顷刻之间让多少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

  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部门立即对马岭河风景区进行了封闭,使现场得以保留。10月7日,记者赶到这里,站在山腰的平台向下看去,深深的峡谷底可以看见黄色的缆车厢。缆车总共由3根钢铁缆绳来牵引、固定,中间起牵引作用的缆绳已经断了,提升缆车的电机房里的电机、门窗也被断裂缆绳,弹簧拉扯、抽打得一片狼藉。

  沿山间唯一的羊肠小道艰难地往下走,沿途依然可见被遗弃的衣物、鞋子,一些旅游帽上染满了血迹,但上面“广西天马国际旅行社”等字样明显可见。峡谷底的缆车厢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厢底还积聚着大量已经变得乌黑的血,周围清新的空气里弥漫着一种难闻的血腥味,犹如进入屠宰场那种强烈的味道,尽管眼里远近高底都是芳草萋萋、瀑布飞流。

  事发第二天,10月4日凌晨,贵州省副省长刘长贵率领部分政府官员由贵阳赶到兴义市,看望了死伤游客及其亲属。当晚,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领导组织召开了死伤人员亲属座谈会。刘副省长表示,一定努力做好各种善后工作。而兴义市一名主要领导在会上发言时特别强调:“这是一起无法抗拒的意外事故,而不是人为事故。”许多死伤者家属当即表示不满:“这样说话办事是不负责任的,这绝对是一起人为原因造成的事故。”一些家属当场大哭起来。

  10月5日凌晨,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袁凤岚率广西慰问团从桂林赶到兴义,进行了认线日深夜,平安保险南宁分公司派人到现场,确认属意外事故。由于死伤游客出发前每人购买了最高赔额10万元的意外伤亡保险,平安保险将尽快进行理赔。

  10月7日,由贵州省政府动员、组织,省卫生厅厅长带队的医疗团一行16人也从贵阳赶到兴义参加治疗工作。受伤人员全部在黔西南州人民医院兴义市人民医院和兴义市南江医院住院治疗。兴义市政府方面表示,目前所有治疗费用由他们负责,请医院、伤员放心治疗。

  10月7日下午,兴义市公安局局长常国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已经刑事拘留了5名怀疑与此事故发生有关的责任人员,对于具体案情还在调查之中,目前‘一切无可奉告’。”常局长还说:“这种事件在兴义市乃至贵州省都是史无前例的,目前也没有什么处理经验可介绍。”

  10月9日下午,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派出的专家小组一行6人从北京赶到兴义,对缆车事件进行了为期2天的调查。

  对于赔偿,兴义市政府方面始终没有直接出面,他们认为:“这是企业的事,不是政府的事。”开始,兴义方面称,对每名死者一次性赔偿2万元。遭到拒绝后,又加到了3万元,另外再给家属4000元的“补偿”和一个800元以内的骨灰盒。但家属们认为太低,提出要10万元到50万元不等。与此同时,唯一的贵州死者家属提出要4万元,也遭拒绝。

  死者赔偿究竟以何为标准?一些旅行社人员说:“目前我国的旅游法规里还没有这方面的具体规定,可以说还是一个空缺,因而造成此事协商、处理十分困难。”

  有旅行社提出,参照空难事件标准来赔,每人最低7万元。还有死者家属要求,按道路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计算,算出多少赔多少。而兴义方面认为,应该按《劳动法》有关伤亡赔偿规定来核定数目,这个数目大约就是3万多元。

  除了死者的赔偿以外,将来伤者出院后的继续治疗费,以及众多残疾人员的补偿费等等,都将是一笔天文数字。

  据了解,马岭河风景区是1995年后才渐渐为外人所知,也才有了缆车的出现。1997年10月,这里举行了“首届(97)中国国际皮划艇漂流赛” 。进入1998年才有大量游客到来。由此可以说明一点:实际上马岭河风景区自开发以来并没有挣到多少钱,而这一次事故的赔偿,如果最终全部由风景区来承担,难度可想而知。

  在记者前往马岭河风景区的路途中,出租车驾驶员说:“我们当地老百姓都认为这是一起人为事故。”他认为,由于平时有关部门的人不注重严格管理,如今小事变成大事了。

  兴义方面称:当时是游客不听工作人员指挥挤上缆车,致使缆车严重超载酿成事故,所以责任主要在于游客一方。

  1、缆车自1995年使用以来,一直没有向有关部门办理过经营手续,说白了是个“三无机器”,而且它是一名姓黄的个人向风景区主管单位市建设局承包经营的,建设局肯定有责任;

  2、出事前几天(9月28日),当地质检部门对缆车进行过检验,发现了一些问题,已提醒了风景区有关人士,并决定要将其准载人数从20人减为12人;

  3、缆车旁原来有一条可以上山的小道,但为了让人们都乘坐缆车,赚取每人10元的费用,小道一直被封闭着,一块写有“此路不通”的木板横在小道入口;

  4、事发那天,缆车车厢里竟然乘坐了35人。有人认为是游客自己要挤进去,但当时地面的3名工作人员没有严格要求多余的人下来,而在当时的情形下,工作人员是可以不开动缆车。

  律师团先后5次到达贵州调查取证,因为是异地调查,而且单位众多,每一次取证都是阻力重重,但律师团群策群力,而后分别走访了当初抢救伤者的医院,缆车的经营单位风景区管理处以及管理处的上级单位兴义市政府等多家单位。

  兴义市政府不承担赔偿责任,因为其下属单位风景区管理处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管理处作为缆车的经营者,与接团的漂流公司,以及广西的旅行社,3被告赔偿小雄和爷爷共计33万元。整整两年身心俱痛的期盼终于实现,九泉下的那一对亡灵也就可以安然了。

  贵州兴义马岭河缆车坠落事故酿成了14人死亡、21人受伤的特大惨剧,兴义市人民法院近日对6名事故责任人进行公开审理,并作出一审判决。

  根据法院的一审判决,唐喜隆(原马岭河峡谷风景区管理处副处长)因犯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原水电九局天生桥分局第五工程队队长邱家琪,被以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6年徒刑,并处罚金6000元;原水电九局天生桥分局第五工程队副队长李永芳,被以同一罪名判处徒刑5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承包缆车的黄兴明、胡汉英夫妇,分别被判5年和4年;原兴义市城市建设局副局长吴君实,被以玩忽职守罪判处3年徒刑,缓刑4年。

  兴义市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查明,1994年1月,兴义马岭河峡谷被批准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同年3月,负责风景区管理的唐喜隆向当时的主管局分管领导吴君实汇报,意欲修建景区索道观光缆车,得到兴义市城建局的意向性同意后,唐喜隆便向黔西南州、贵州省有关部门打报告请求立项,但未获批准。同年7月初,唐喜隆找到水电九局天生桥分局第五工程队队长邱家琪、副队长李永芳二人,没有设计施工资格的邱、李却欣然同意为唐喜隆设计、修建索道观光缆车。1995年4月10日,索道工程竣工。

  1995年7月6日,当贵州省建设厅风景园林绿化处正式在《建设选址审批书》上签署“同意暂按临时设施建设”的选址审批意见时,唐喜隆却早在5月24日将“尚在选址”却“已完工”的索道缆车承包赚钞票了。黔西南州、兴义市劳动局安检部门曾多次对索道缆车进行检查,并下文责令唐喜隆进行整改,同时要求增加断绳保护措施,载客人数不得超过10人。

  但是唐喜隆对整改指令置若罔闻,于1999年1月1日将索道缆车再度发包,胡汉英、黄兴明夫妇以一年68000元承包费的高价进行承包。1999年10月3日,二百余名游客争相乘坐缆车往峡谷底观光,终因严重超载发生惨剧。


皇冠真人
联系我们
皇冠真人游乐设备有限公司
张总    手机:15064305765      张顺    手机:18678205779
赵涵    手机: 15552683371     何长喜 手机: 18653358950
魏恒磊 手机:13583375157
座机:0533-3980309 / 0533-3980212    公司传真:0533-3980212
公司邮箱:fangxinyoule@163.com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华光路东首

关注我们